博客首页  |  [岳家軍]首页 
博客分类  >  奇闻趣事
岳家軍  >  遊記
在好萊塢看神韻演出的奇妙經歷

58951

和眾多神韻(SHEN YUN)觀眾一樣,看神韻演出,也成為我每年都會去的習慣,而且越看越愛看。

122日晚在好萊塢杜比劇院(Dolby Theater)看過神韻來洛杉磯的首場演出後,一直覺得不過癮,還想再去看。24日週六晚我有時間,所以想再去看一場,可是聽說票已經售罄。可是又想,去劇院的話可能就有機會,而如果不去,則肯定沒有機會。

住處離劇院約20英里(32公里),市區又不好停車,如果沒有票豈不是白跑一趟嗎?所以一直在猶豫到底去不去。在家中坐不住,便來到離家不遠的公司。

 

到辦公室沒多久,一位同事也來了,打扮的很漂亮。我問她晚上要去參加什麼活動嗎?她說是和幾個朋友約好去看神韻演出,已經提前買好了票。我趕緊問,「車子上還有位置嗎?我也想去。雖然我還沒有買票,但想去現場碰碰運氣。」她說車子上加她已經四個人,擠一擠,還能再坐一個人。「真是太好了!」

 

車子出發了,一路聊天說笑,感覺很快就到了市區。但這位同事還一直往前開,沒有下高速的意思。路兩邊的燈光漸漸暗下來。「會不會走錯了?」我在心裡犯嘀咕,但又想,同事平時跑業務,對這裡輕車熟路,應該不會錯的。

 

又過了半天,同事忽然驚呼一聲:「是不是開過了?」原來,她平時每週都開車幾次去另外一個城市,說話當中,習慣性的中途沒有停,一直朝著另一個城市開下去了。

 

還好,離演出還有一個小時。掉轉車頭,重上高速,再往回開。

同事一邊開車一邊打開副駕駛前的儲藏室說,「看看票有沒有帶?今天好幾次差錯了,不要票也忘記帶了。」一看,一個信封裡面裝著幾張票。「最大的錯誤沒有犯。還好。」

 

7點半演出。在7點多一些的時候,終於到了劇院。可是進到停車場裡轉了半天也沒有找到空的停車位。一直轉到地下四層靠裡面的位置,才找到停車位。

 

在電梯口等電梯的時候,同事又說,停車的票據在車上沒有帶,最好帶上,那樣等看完演出一出來就可以繳費,可以省些時間。所以她和一個朋友再回到車上拿停車票據。我說,「我還沒有看演出的票呢,還剩15分鐘了,我得趕緊先上去了。」

 

這樣,我先來到劇院門口。到了主辦方桌前問是否還有票,回答沒有了。劇院票房也沒有票了。但人群當中有一個高個的年輕白人,舉著一張紙。上面寫著:「I have an extra ticket. 我這裡多出一張票。」

 

怎麼?這裡也有黃牛票販子嗎?我本能的反應。但既然他有票,我還是要問一問。

這位年輕人告訴我,他叫Patrick(派翠克),一共買了四張80元的票,自己、太太、岳父、岳母,準備一家四口一起來看演出的。但不巧,岳父的後背傷著了,今天在家休息,來不了了。

唉,這到底是一件可惜的事情,還是一件幸運的事情呢?

既然如此,我就買下來吧。

 

我把錢包裡所有錢掏了出來,數了兩遍,只有78元。還差2塊錢。

Patrick說,「就這樣吧。2塊不要了。」OK。成交。

一手交錢,一手拿票。因為還是跟他們鄰座,所以就一起進場了。演出馬上快開始了,根據規定,為避免影響演出,我把手機關掉了。

 

80塊錢的票比較靠後,但因為在樓上三層,所以向下看去,能夠看到整個舞臺的全景。與在近距離看,又是另一種美感。

 

我左側是這一家三口,右側是一個韓國女孩和她的西人同學。前排是上歲數的白人。身後是幾位年輕時尚、喜歡說笑的西人女孩。但在每一個舞蹈的高潮時、或聽女高音歌唱和二胡演奏時,她們都是不約而同的發出驚歎和讚美。讓身為華人的我,更添自豪與喜悅。

 

一家三口為沒有能看演出的老先生惋惜。說明年一定要全家都去看。或者如果過幾天他身體能夠好轉的話,帶他去其他劇院去看。神韻將在南加州多個劇院一直演到2月底。

 

中場休息時,一對白人夫婦也和我熱情的聊起來。女士是在好萊塢一家影視公司工作,先生是教師。他們對演出都讚不絕口。這位太太說,她跟兩個從臺灣來的女學生很熟悉,回去之後會跟她們講,推薦她們一定來看神韻。

 

演出結束後,我準備找同事在哪兒,一起去停車場。打開手機,收到一條短信,是與我一起坐車來的朋友發過來的,內容是:「我們的票是明天下午,只好先離開啦。你自己找車回吧。」

 

啊?還有這種事?!

自己訂的票,把日期都記錯了?而且幾個人都沒有反應過來?這種事情都有!急於看演出,都急到這種程度了?呵呵。

 

當下我要做的事是得趕緊找到其他認識的、可能也來看演出的人。但在人群裡穿梭了半天,也沒有看到熟悉的面孔。想起演出前有一個朋友發短信說,她也來看演出了,而且票房最後兩張票就是她和另一個朋友一起買走的。

我趕緊打電話,可是沒有人接聽。撥打多次,都沒有接聽。

我快速跑到地下停車場,看看那邊能不能找到認識的人,結果也一個也沒有。

 

要知道,我身上一分錢也沒有,所有錢都用來買票了。這時已是夜間10點半。而這裡離住處有20英里。

 

但我沒有緊張,我相信,肯定會有辦法。就像剛才演出中看到的,善良人在危難時刻,總是有神佛救助。所以心很平靜。

 

當再次轉回劇院入場門口時,看到一位女士正和一個個子高高、身穿得體的西裝、非常帥氣的小夥子說話。

咦,這位女士不就是前天在看演出時,坐在我前面的那位嗎?她還借過我的眼鏡。對,就是她。想起來了。

 

當時她坐我前排臨近的位置。她說自己高度近視,問我能不能等男演員上場的時候把眼鏡借給她,哪怕只一分鐘,因為她的兒子就在這個團跳舞。怪不得每當男演員的舞蹈節目開始後,總看到她身體靠前、張大眼睛去望的樣子,原來如此。 

 

我自己還想能夠看的更清楚些呢。但我沒有產生絲毫的抱怨,諸如你自己近視為何還不準備眼鏡等等想法,而是想成全她。甚至想,如果可以的話,把眼珠子借給她都可以。 

 

今天在這裡又遇到了她。原來面前這個高高的帥小夥就是她的兒子。不是剛才還在舞臺上畫著妝蹦跳呢嗎?現在穿著西裝、輕鬆的站在這裡,沒有疲累的感覺。真是讓人讚歎。

原來,這些演員平時訓練和演出時間特別緊張,也難得和家人見面。今天這位母親特別和其他家人趕過來,專為來看一看兒子,其實也就是忙裡偷閒在場外說上幾句話而已。

 

我一說自己的情況,她說她車上正好還有一個空位,可以帶我走。

 

哦,現世報應這麼快啊?!當然,這是一個善報。

看演出竟然如此一波三折,真是奇妙啊。

怪不得很多觀眾在看過神韻演出後,都由衷的表示,自己有機會能看到這麼精彩的演出,本身就是一種難得的福分。

果真如此!

 

 

给本文章评分:
    留言:
留言簿(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。请遵守基本道德。) >>